微信
投稿

当模拟芯片十大门槛升至10亿美元

2022-06-11 16:40 来源:TechSugar 作者:

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的模拟芯片厂商排名榜更新。随着瑞萨电子模拟业务在2021年增长25%,进入IC Insights模拟芯片十大榜单的门槛被抬到10亿美元以上。前十大中,有6家美国公司,3家欧洲公司,十大守门的瑞萨电子是亚洲唯一独苗。

 

当模拟芯片十大门槛升至10亿美元

 

超稳定的第十名

 

在可以查到的资料中,瑞萨电子的模拟业务至少在2011年就排名第十(数据来源Databeans)。历经十年沉浮,瑞萨电子一直在模拟榜单第十名的位置(IC Insights榜单),前十榜单中的凌力尔特(Linear Technology)和美信(Maxim Integrated)先后被ADI于2017年和2021年完成收购,但瑞萨的位置都没有变,2017年第九名出来一个微芯(Microchip),而2021年Qorvo有横空出现,位列第六。

 

当然,Qorvo 30多亿美元的营收肯定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作为射频领域的全球知名厂商,虽然与一直在榜的思佳讯(Skyworks Solutions)有差距,但靠射频芯片的营收进这个榜前十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

当然,每一家机构的数据都不能保证很准确,也请教过业内专业人士对这个榜单的看法,总体上大家还是认为值得参考。那么说回瑞萨电子,瑞萨电子的有趣之处还在于,过去10年其模拟业务营收一直在10亿门槛之下徘徊,排名榜首的德州仪器模拟业务已经稳定超过100亿美元,第二名ADI也接近百亿美元。这么看下来,瑞萨电子这些年有些不思进取,如果再考虑这期间瑞萨电子完成了对Intersil和IDT的收购,而这两家也都有相当比例的模拟业务,剔除这两家并入的模拟业务,实际上瑞萨模拟业务是萎缩的。

 

当模拟芯片十大门槛升至10亿美元

 

当然,放在日系半导体大溃败的历史背景中,瑞萨电子的表现并不奇怪。过去30年,日本半导体企业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从49%跌落至6%,如果说1990年代下行的主要动力是美国对日本半导体产业的严格限制,与着力扶持韩国与中国台湾的相关产业。那么进入21世纪之后日系半导体厂商还颓势难挽,就应该与日本整机厂商逐渐失去全球竞争力有关。

 

当模拟芯片十大门槛升至10亿美元

 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日本半导体的兴盛离不开日本家电、游戏机与随身听等消费电子整机在全球市场的大扩张。从PC时代开始,日本逐渐开始在整机市场失去优势,当然日本基础雄厚,即便发展势头被硬拗,但惯性所在还是不可小觑,所以虽然得益于美国支持,韩国和中国台湾PC生态很繁荣,但日本也不差,只不过没有八九十年代的那种断层式领先了。美国对日本半导体产业打压影响了日本半导体发展节奏,但日本整机厂商在国际市场的大溃败,才是日系半导体厂商彻底丧失翻盘希望的原因,这场溃败在2000年以后初现苗头,在2010年前后开始达到高潮。

 

整机(整车)活,芯片才能活。在日系整机厂商大面积失守的情况下,瑞萨电子在模拟业务上能守住前十已经非常难得了。

 

都有厂

 

模拟芯片公司前十中,思佳讯最年轻,成立于2002年,迄今有二十年历史。Qorvo公司虽然是2015年成立的,但其前身Trident和RFMD,均创立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。像德州仪器(TI)、ADI、英飞凌(Infineon)、意法半导体(ST)、恩智浦(NXP)和安森美(On Semi),包括瑞萨电子,其历史都可以追溯到不同区域或不同领域芯片产业的起源,可以说是活化石级别的公司。

 

这或许与模拟芯片产业特点有直接关系。数字芯片看爆款,模拟芯片看积累。数字类芯片更容易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,一款爆品出现很容易撑起一家公司,而且数字芯片往往对工艺进步依赖较多,更符合摩尔定律指引的发展方向,有所谓“一代拳王”现象。但模拟芯片市场呈现碎片化特点,除了手机射频芯片芯片是个例外,往往难以单靠一款产品或一个系列产品来撑起一家公司,在市场上生存久的模拟芯片公司,都是不停地扩充产品种类,以“百货超市”的形态来满足市场对模拟芯片的多样化需求。

 

除了历史悠久,IC Insights的榜单中,前十大模拟芯片公司均有自家工厂,这自然也与模拟芯片特点有关。很多模拟产品并不依赖“xx纳米”工艺节点迭代,即便用很传统的250纳米或350纳米工艺也能做出符合当前市场要求的新模拟产品,所以这些老革命的“传家宝”仍然在发光发热。

 

相比之下,标准数字逻辑工艺代差对集成度、成本和性能的影响更大,因而存在工艺代差的数字类主流产品,很难在市场同时生存。

 

当然,模拟芯片也不全拒绝代工,实际上随着代工业越来越成熟,有些模拟大厂的部分产品也开始外包生产,也有类似MPS这种纯设计公司,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。当然,模拟大厂的外包比例还是低于数字大厂。虽然现在多数的模拟产品还在用6英寸或8英寸线来生产,但以德州仪器为代表的企业,也倾向于用12英寸线来生产模拟产品——更易于降低单颗芯片成本。近两年的芯片大缺货导致8英寸代工产能紧张的情况,也推动代工企业开始考虑用12英寸产线为模拟芯片设计公司提供代工服务。

 

本土企业距离10亿美元门槛还有多远?

 

如果把士兰微电子视作模拟芯片公司,那么2021年士兰微电子销售额已经跨过10亿美元大关。根据其财报显示,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68%,达到71.94亿元人民币,按2021年美元对人民币平均汇率6.45计算,销售额刚过11亿美元,比瑞萨电子略少。但士兰微还是有部分数字逻辑产品,但年报中并未根据数字与模拟的不同来分列营收。

 

不过,如果将闻泰科技旗下的安世半导体视作模拟芯片公司,那么中国早就有过10亿美元门槛的模拟芯片公司。安世半导体2021年销售额为21.4亿美元,在IC Insights榜单中可以排到第八位,在安森美前面。

 

所以这就涉及到如何对模拟芯片(Analog IC)产品进行定义了。IC Insights对模拟芯片的定义是一颗芯片中至少有50%的面积属于模拟电路,所以这里定义的模拟芯片,或者叫模拟集成电路,包括通用模拟芯片、混合信号模拟芯片和专用模拟器件,因为IC Insights另有一个细分市场研究报告专注在分立器件和传感器领域,所以个人估计这里的模拟IC是不包含分立器件的。这样安世半导体不列入内或可解释,当然IC Insights的报告也有各种遗漏,只因为没有统计所以没有排名也是一种可能。

 

那么,如果不计分立器件,并假设士兰微模拟芯片营收还不到10亿美元,还有哪些本土模拟芯片公司有希望在近一两年可以突破10亿美元?本土公司里面,卓胜微和集创北方等2021年销售额都已经很接近10亿美元门槛。

 

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晶认为,即使按照上述严格定义,在射频和显示领域,也可能会很快出现过10亿美元的本土模拟芯片公司。而在电源管理和信号链领域,因为应用场景多,产品种类多,市场很分散,一时半会很难整合。市场集中度低,短时间内就比较难诞生10亿美元公司。


免责声明: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

热门作者

东方

简介: 天马行空的文字之旅。

邮箱: liutingting03@hc360.com

简介: 保持期待,奔赴山海。

邮箱: zhuangjiaxin@hc360.com

松月

简介: 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。

邮箱: wuxiaqing@hc360.com

合作咨询:15889679808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媒体咨询:13650668942

广州地址: 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东路745号紫园商务大厦19楼

深圳地址: 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五和大道星河WORDC座5F506

北京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小关东里10号院润宇大厦2层

慧聪电子网微信公众号
慧聪电子网微信视频号

Copyright?2000-2020 hc360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慧聪电子网    京ICP备12006161号